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273|回復: 4

狗尾续残貂:一乐冲天(续改版之娇俏可人小媳妇提前骗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3 20:59: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草寇 於 2020-2-13 21:01 編輯

      吃晚饭了。
      永乐向叔叔婶婶们介绍,这是江师院的江彩萍江老师,我们喂猪用的玉米饼就是她研发的,“跟学院的老师们一起研发”这几个字被永乐故意省略了。大学期间,学习上,正是江老师的循循善诱,督促指导,我才能顺利完成学业;生活中,江老师也对我关怀备至,嘘寒问暖,是我最亲密的好伙伴。
      接下来的饭局,叔叔婶婶们似乎完全不在乎永乐学习成绩咋样,关心的重点集中在了“最亲密的好伙伴”上。
      叔叔婶婶都把永乐兄妹两当成自己的儿女,老钱是个闷气包,啥客气话都不会说,叔叔婶婶们就越俎代庖,一个劲儿的在江老师面前夸赞永乐。自打永乐和欣然一场风波告吹之后,养猪场的这些老家伙们干盼苦等,总算等到钱家媳妇上门了,一个个都激动坏了。
      老梁叔直把鸡腿、猪肉往彩萍面前推。
      “都是自家养得,比外面的肉香,多吃多吃。”
      老梁、老罗、老乔一帮糟老头子,二两小酒眯着,把永乐、彩萍二人像看金元宝一样,就连一直闷葫芦的钱老爸都端起酒杯,畅快的喊着:
      “喝!”
      二两小酒,被钱老头子喝出了金榜题名、出人头地的痛快感觉。
      叔叔们喝得痛快,婶婶们也吃的高兴,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得比过年还热闹。
      “都是大学生,文化高啊。”
      这话听着耳熟,欣然来的时候你们也这么说的,能不能换换啊。
      “大四岁?那正好,一个属猪,一个属虎,你俩跟我和老乔完全一样。”
      拜托,是她比我大四岁,能不能别提这个。
      “哦,原来是丫头大啊,难怪就是稳重,比之前那个就是强,就这了。”
      永乐鼻尖都快埋进米饭里了,抬不起头来。
      老梁二两酒下肚,老罗正给他舔酒,虎刺马哈的点了个小炮仗,被罗家婶婶狠狠瞪了一眼。
      老家伙你喉咙通直肠,不拐弯的啊?
      几户人家多年的默契,有些话用眼神就能领会。老梁被罗家婶婶瞪了一眼,立马心领神会,红着脸赶紧圆回去:
      “就这了,到这就可以了,酒量不行。”
      老梁红着脸甩回去一个尴尬的眼神回应,还想狡辩一下,我老梁的意思是酒到半杯这个位置就够了。
      “女大三,抱金砖。我们家永乐从小就皮,要个稳重的管管。”
      “永乐肯定没少给你添麻烦,以后还要你继续管着他。”
      话风不对啊,我不是从小就三好生拿到手软的么?
      都快毕业了,这还要老师怎么管啊?江彩萍一顿饭从开始到现在,吃得那个艰难,本来饭量就小,这下吃的更少了,左手伸到桌下死命掐永乐的大腿。偏偏永乐这家伙真是条硬汉,大腿被掐肿了都一声不吭,只顾低头扒饭。你个饭桶平时一碗饭扒十秒的货,这会儿扒了半个小时都没见米粒少下去,装什么蒜呐。
      “对,这小崽子,从小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跟他爹一个样,你还要继续管着他。”
      乔家婶婶是真把永乐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了,她想说的是永乐跟老乔一样都是猴急的性子,江老师你要管着他一辈子。
      正蒙头吃菜的老钱一听,啥?说我呢?抬起独眼龙左右望了望,又继续闷头啃碗里半截小鸡脖子。
      望着这些不是刀疤脸就是残肢断臂的叔叔婶婶,彩萍把欣然看过的恐怖片看成了喜剧片,突然眼眶湿润了起来,胸间满满的温暖。
……………………………….
      永乐的卧室以前是国营养猪场的办公室,原本就一个办公桌加个茶水台,贴墙角一个上下两层的值班床,内里一个厕所隔间,排风扇像震动泵一样呼呼的响。吃完晚饭,婶婶们把永乐、彩萍送进了卧室,指着墙壁上的奖状又把永乐垮了一通,那意思是嫁给我儿子绝对错不了。
      罗家婶婶说时候不早了,一个眼色使出来,其他人心领神会,都说太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吧,乡下条件简陋,多将就将就。婶婶们转身关上门,边走边叨叨,要把钱老爹和老梁两个天残地缺安排到别处住,现在就动手,不能隔夜。可怜老钱老梁还在酒桌上,自己铺盖就被人卷走了,今晚不知在猪圈哪个角落混一宿。
      永乐进门的刹那,简直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原本的狗窝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看得出叔叔婶婶们的打扫是用心的。值班床下铺了换了一套整洁的白床单、白枕头,白色薄被叠的方方正正,整个铺面上一丝丝皱纹都找不到,标标准准的军营做派。永乐甚至怀疑那豆腐块被子是老爸亲手叠的,整个养猪场只有他还保持着当年的军事作风。
      原本堆满书本杂物的上铺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木板上就铺了一层白色床单,一个小枕头,连个毯子都没有。
      这上铺是给我睡的么?不然把我那些书本玩具都扔了干嘛?春末夏初的寒气这么重,这是想冻死我么?!
      你小子要是有出息,就在下层跟人家姑娘一起睡,没出息的话,就只能在上铺冻一宿了。这个架势,简直就像是二叔他们亲口对着永乐耳边说的一样,永乐要是连这意思都看不出来,简直白活了这20多年。
      同样诧异的还有江老师。彩萍的嗅觉异乎寻常的敏锐,留学多年却始终无法接受异国香水,只爱国内寺庙里的一缕檀香。幼时就经常在伯母的陪同下,去北京香积寺向赵朴初老先生学习字画,对庙宇檀香有着执着的偏爱。婶婶们把永乐的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仅在办公桌上留下了一盘点燃的檀香,屋内已是清烟袅袅,无比的清爽。
      其实婶婶们原本是想点一对儿红双喜蜡烛的,可是搜了半天也没找着。永乐放假带回来的檀香倒是还剩下几盒,就点起来熏熏气味,虽然打扫干净了,只怕老屋子还是会有霉湿味儿。没想到歪打正着,永乐悲情圣诞节没有送出手的礼物,这时候发挥了作用。
      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彩萍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
      永乐双臂环绕,轻轻抱住了江老师,把彩萍心疼地搂在在怀里,不再言语。
      一身疲累的小喜鹊,寻到了休憩的屋檐,偏转过脑袋,依偎在小情人的胸口。
      “彩萍!”
     永乐灼灼的眼神对上了彩萍模糊的眸子,第一次说出心中念叨了无数遍的名字。无关乎勇气,不在意时间地点,勇敢跨过了师生的边界线。
      “嗯。”
      江老师轻轻地回应,接受了这个再自然不过的称呼,耳边传递着郎君不停悦动的心跳声。
      “我有点累了。”
      彩萍说完就羞红了脑袋,飞霞满脸。内裤上的水痕都已经湿到长裤上了哩,要赶紧换掉呀。
      “嗯,我也有点累了。”
      望着怀中粉雕玉彻的美人儿,永乐傻傻的回答着,像是永远看不够一样,就那么傻看着他的彩萍。
      怀中玉人一阵羞怒,一阵甜蜜,这个呆子。哼!真是笨死了!
      “抱我上……去。”
      “好!”
      永乐真把彩萍抱离地面,放在了上铺床板上坐着。直觉告诉他,这下铺这么矮,你坐上去不就完了么?啥?抱上去?那就先把你抱到上铺去。
      这个呆子!失了魂么?彩萍哭笑不得。
      永乐也不是真的傻,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不敢相信是真的。待把彩萍一放上床板就领会过来了,懊悔的把下巴架在上铺床板上,龇牙咧嘴悔的肠子都青了。
      “呵呵呵呵呵呵……”
      坐在上铺的小喜鹊笑个不停,大腿架住永乐宽阔的肩膀,双臂搂住情郎的脑袋,把小腹贴在了永乐的脸上。彩萍笑得肚子一抽一抽的,让永乐好一阵儿懊恼。
      贴着彩萍的小腹,一丝奇异的味道混杂着檀香,飘入鼻间,永乐闭上了眼,伸出讨厌的舌头,就这么舔了起来。从小腹的白衬衫,一直舔到彩萍的裤裆里。
      “彩萍,我想要你。”
      “嗯。”
      彩萍的笑声渐息渐止,闭上眼睛抱着永乐的脑袋,享受着情郎的讨厌,裤子被舔的没法穿了也不在意。
      永乐双手从彩萍背后穿过,扒拉彩萍的裤子,彩萍挪动了几下屁股,因为腰身瘦窄,轻易就被永乐把长裤脱了下来。彩萍怕内裤上的水痕被永乐发现,单手配合着永乐的节奏,把内裤拉下,顺着脱长裤的机会一起脱下了湿哒哒的小内裤,直把娇艳的花谷冲着情郎的脸。
      原本想穿上最勾永乐神魂的那几套黑丝内衣,因为孤身乘长途车,就没敢穿。彩萍只带了一套,和一身青绿色的碎花连衣裙捆扎在小挎包里。想起小法海当初神魂颠倒的模样,彩萍小腹一热,腟内露珠就化成了一条小溪,散发出淫靡的味道。
      鼻间传来熟悉的体香,永乐长舌一卷,就印上了彩萍的花谷,唇边的胡须茬子在嫩肉上放肆的摩擦。灵巧的舌头像条小蛇一样钻进了细窄的裂缝,吸舔嫩肉上的露珠花蜜。
      彩萍嗯~哼着,不停喘息,双腿紧紧夹着永乐,情动的肢体暗示情郎要索取更多。涓滴细露变成了小桥流水,印湿了上铺床单。
      “哦……”
      彩萍娇喘着趴在永乐头上,双乳压着永乐的脑袋,腟内一道激流喷射而出,直美得翻起白眼来。
      略有回神,永乐双手就抱紧彩萍的腰肢,彩萍坐在脸上就被抱下了上铺床板。彩萍一手搂着情郎脑袋,一手顺势在上铺床板上一下小支撑,协助永乐顺利的躺在下铺上。手上传来一阵粘腻,上铺的传单一定要在天亮前收起来呢。
      “彩萍,我要你,我要进来了。”
      “不,不给你进来。”
      俏皮的彩萍伸手推据着永乐的腰,顽皮的抗拒猴急粗暴的情郎。
      “我还要你舔。”
      永乐一愣,抱着彩萍屁股就往厕所走。被你尿在嘴里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绝不上当。
      永乐的憨样和不屈表情,把彩萍逗得咯咯笑个不停,双腿夹紧了永乐腰跨,被一颤一颤地抱进了厕所。
發表於 2020-2-14 01:57:43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是准备在厕所里就着屎味大干一场吗?
發表於 2020-2-14 02:02:43 |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主,好不容易来趟养猪场,能不能加点猪圈里的激情戏?特殊的场景,猪在里面搞,永乐和江老师在外面搞,里面猪叫,外面人叫,想想都刺激
 樓主| 發表於 2020-2-14 07:47:38 | 顯示全部樓層
yigewangwang 發表於 2020-2-14 02:02
楼主,好不容易来趟养猪场,能不能加点猪圈里的激情戏?特殊的场景,猪在里面搞,永乐和江老师在外面搞,里 ...

不行,那是永乐和欣然的戏份,江老师不能抢戏。
江老师爱干净,比欣然理智成熟,欣然做过的事情,她可不一定会做。
最关键的是江老师的嗅觉非常灵敏,这点在故事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在故事情节推动上很有用,不能废了。
 樓主| 發表於 2020-2-14 07:54:17 | 顯示全部樓層
yigewangwang 發表於 2020-2-14 01:57
这是准备在厕所里就着屎味大干一场吗?

当然不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2-27 09: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