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罗森新作《碎星物语》上架!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4003|回復: 53

一代大侠 第三十六章 瓜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8 19:49: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来想着是不是该拜个早年。

后来忽然发现21号还有一更,不必着急。

而且下周六还刚好是大年初一……

那就到时候再拜年吧XD

正好还是飞仙门群雌一起上台~

那么,到时候见,和韩小贼一起XD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
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看贺仙澄乖乖将唇上沾染淫液舔入口中吃下,袁忠义心中得意一笑,手掌握
住她浑圆雪乳,捏摸几下,道:“那虫子还让你痒么?若是痒得厉害,此刻时辰
还早,我还能再帮你解决一二。”

  她心智远比一般女子坚定,摇头轻声道:“只不过是些酸痒罢了,任它痒着
就是。等大局已定,你我庆贺之时,我再好好服侍你。”

  “那我这便去找贺伯玉?”袁忠义也不强求,反正杨花蛊上了她的身,贞洁
也已到了手,今后不缺慢慢享用她娇美玉体的机会,这个雨夜,他还有更重要的
事得做。

  “你不必费事找他。”贺仙澄撑起身,伸手到床头枕后,摸出一个小小的竹
哨子,“你拿这个,打开后窗,冲外面吹几下。”

  袁忠义端详一番,是个老猎户拿来仿山鸡叫的鸟哨,这会儿飞仙门的诸人应
该大都已经睡下,不太需要担心惹来注意。

  他到窗边推开吹响,旋即折返。

  不多时,窗外传来一阵婉转鸟鸣,贺仙澄抱着被子,并未穿衣,伸手一指,
道:“你把那破木屏风拉过来,稍微挡我一下,叫我哥哥进来吧。”

  袁忠义依言照办。

  贺伯玉一见到是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愕,旋即便微笑道:“没想到妹夫也在。
仙澄呢?”

  袁忠义淡淡道:“她有些乏了,正在床上歇息,但有些话要说,不得不请你
来。”

  贺伯玉轻笑道:“妹夫果然神勇,我那妹子心高气傲,能被你收得服服帖帖,
可非常人所能。”

  “不敢当,过奖。”袁忠义也堆起无害微笑,道,“令妹貌若天仙,身为男
人岂能不全力以赴,她此时不便当面跟贺兄谈话,还请海涵。”

  贺伯玉一跃进屋,快步走向房门,望一眼屏风,看见旁边床沿垂下的衣裙带
子,眉心微皱,柔声道:“仙澄,我来了。”

  贺仙澄在里面轻声道:“哥哥,我已是他的人了。”

  大概是杨花蛊还在发威,她的嗓音中透出一股难掩的淫媚,让贺伯玉脸色都
微微一变。

  她自己也听出不对,忙清清嗓子,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要说,就是想告诉
你,飞仙门的事,你可以直接和智信商量着办。嫁稀随稀,嫁叟随叟,今后我实
则已是袁门贺氏,自当多想着夫家的事。”

  贺伯玉沉默片刻,倒不忘横挪两步,将背后空门对住了墙。他缓缓道:“你
真要我与他商量?”

  贺仙澄嗯了一声,道:“与我商量,已没有什么意义。哥哥,小妹在飞仙门
能做的,都已做了。也该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袁忠义靠着门框,也小心保持在贺伯玉腰侧长剑可能波及的范围之外,淡淡
道:“贺兄,月黑杀人夜,咱们该当如何啊?”

  贺伯玉转身坐下,沉吟道:“除去我妹妹,这里还有十七个飞仙门的女人要
对付。”

  “十六个。林香袖已被我放倒,我不去,她就醒不过来。”

  贺伯玉微微扬眉,跟着笑道:“所以剩下的,咱们要一人对付八个?还一个
都不能放跑?”

  “倒也不难。我事先有所安排,依计行事,若是运气不错,上来便能放倒十
个。”

  贺伯玉面色微讶,“你已有所安排?”

  袁忠义淡定道:“若没安排,我怎敢挑这种好时候,来陪澄儿洞房花烛呢。”

  贺伯玉微笑道:“你小夫妻的私事,我就不多挂怀了。妹夫,你做了何等安
排,竟能将十人一起放倒么?”

  “这我自会安排给你看。到时剩下的几个,想必咱们两个能联手对付。”袁
忠义缓缓道,“问题是,全都拿下之后呢?贺兄,飞仙门上一代精锐尽皆在此,
这些女侠好歹也是武林中小有名气的豪杰,咱们该如何处理,还请贺兄不吝赐教。”

  贺伯玉提高声音道:“仙澄,这些人,你们两个都不要么?”

  贺仙澄柔柔弱弱道:“我全听智信的。”

  他转头看向袁忠义,沉声道:“事已至此,飞仙门这些碍事的女人,自然是
留不得了。否则仙澄必将为其所害,就算有失侠义之道,该斩草除根的,也绝不
能放过。妹夫,这些人里,你有想要亲手处置的么?”

  袁忠义略一思忖,道:“许天蓉和林香袖,我要留着给澄儿出气,田青芷对
我略有用处,这三个,我要亲手炮制。”

  贺伯玉目光一闪,“你只要三个?”

  “我只要三个。剩下十四个,就有劳贺兄了。”

  贺伯玉微微一笑,摸出一张人皮面具扔在桌上,淡淡道:“应该是有劳柳钟
隐这个淫贼才对。”

  袁忠义挑眉道:“咱们三个好端端的没事,嫁祸给柳钟隐,怕是不那么容易
吧?”

  贺伯玉却颇为自信道:“死无对证,今夜的事情,只有咱们三个知道,柳钟
隐犯事的手法,我恰好略知一二,伪造成淫贼下药,采阴补阳,不是难事。”

  贺仙澄在屏风后道:“若是怕不足为信,我还可以牺牲名节,说我是最后一
个被柳钟隐奸淫的,智信赶到将我救下。我舍出清白,就算有人怀疑,也不好再
追究下去。”

  贺伯玉侧目一瞥,唇角微勾,道:“这就有点委屈妹夫了吧。”

  贺仙澄轻笑一声,媚意仍存,“我倒觉得不妨事,他此前就这么演过,轻车
熟路。到时侯其他姑娘见他这样还对我不离不弃,深情如斯忍辱负重,定当满心
感动投怀送抱,成全他少侠风流。”

  袁忠义心中冷笑,嘴上却是赞道:“如此自然好极,贺兄剑仙之名在外,一
言九鼎。澄儿舍身做证,这些女人出事,便不会有再有什么后患。那,咱们便准
备动手?”

  贺伯玉抚摸着自己腰间垂下的剑穗,缓缓道:“许天蓉和田青芷这两个,武
功可都不弱。妹夫你当真要选这两个?”

  言下之意,显然是他只打算对付自己选了的人。

  袁忠义不动声色,道:“最好是我的安排能够起效,不必动手制服。”

  “那便祝妹夫马到功成,咱们这便开始吧。”

  “好,贺兄请先回房,免得惹来怀疑。一会儿我会高声示警,你装作什么都
不知道,出来便是。不过千万记得,小心蛇虫。”

  贺伯玉盯着他看了片刻,颔首道:“好,我记下了。等你消息。”

  说罢,他起身快步离去,也没再多问妹妹半句。

  袁忠义回到屏风后,看着双颊满是嫣红的贺仙澄,笑道:“你这哥哥,倒是
戒心很足,连一霎那,都不曾将空门亮给过我。”

  贺仙澄淡淡一笑,道:“他连我也时常防备着,在这乱世江湖,想做大事,
岂能不处处小心。半步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袁忠义坐下,隔着被子按住她绵软酥胸,缓缓道:“你这算是在感怀自伤么?”

  贺仙澄眉目微抬,凝望着他,浅笑道:“我有什么可感伤的,就是再往不堪
了说,我这也能算是因祸得福。你模样俊秀,武功高强,我可谈不上所托非人吧。
要说感慨,那自然是有些,同样是习武,我也下过苦功,可到最后……一样不过
是个二流货色。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也像你们一样,凭武功来胜下一场。”

  袁忠义微笑道:“倒也不难。你没看我要的三个人里,两个都是会九霄心法
的么?你能弄到秘笈,咱们便一起修炼。我多一个障眼法,你多一门上乘武学。
遇上瓶颈,我还能靠功力帮你迅速突破,你觉得如何?”

  贺仙澄默然凝望着他,片刻后,垂目看向他仍在酥胸上不断捏揉的手掌,轻
声道:“这么大的好处,我这已经归了你的身子,怕是不值吧?”

  跟贺仙澄说话就是省力,袁忠义笑道:“你这身子已是我的,还有什么值不
值。我对死心塌地跟着我的女人,一向很好。你全心全意帮我,我自然就会全心
全意帮你。你心里要还装着别人,我就不得不留几分余地。”

  贺仙澄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刚刚才换了选择,你便要我翻脸无情么?我
真要这么做,你岂不是会更加忌惮我?我在你心里,才是要万劫不复吧。”

  “我不是那种蠢人,你付出三分,我给你五分,你付出十分,我便推心置腹。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一个早早就将我送去飞仙门学艺的堂兄,怎么也比不上我下半生的依靠重
要。”贺仙澄轻声道,“你应当自信些的。”

  “我从不盲目自信。”袁忠义的语调阴沉起来,“澄儿,知道当初我为何分
外喜欢含蕊么?”

  贺仙澄闭上双眼,轻声道:“因为她只有你?”

  “不错,因为她只有我。”

  屋内陷入到诡异的静谧之中,唯有灯芯因为天潮偶尔发出噼波轻响。

  良久,贺仙澄抬手按住了他一直放在自己左胸前的大掌,喃喃道:“他武功
极好,西南四剑仙中,可称第一。”

  “我感觉得出,不然,我也不必来和你纠缠,直接动手便是。”

  “我若有办法对付他,早就谋划了。”

  “以前没有我。”

  贺仙澄睫毛微颤,道:“他懂采阴补阳的功夫,且霸道得很,你若失手,我
就也要和你一起万劫不复。”

  袁忠义微笑道:“那可难讲,我轻功不差,真要失手,兴许倒霉的只有你一
个呢。所以你可要出个能十拿九稳的主意才好。”

  “他口中从不进旁人给的吃喝,下毒绝无可能。你手上的好蛊,怕是不容易
用。但你内力深厚并不逊色于他,若能在他从我那些师伯师叔身上采补的时候出
手偷袭,机会便能大出不少。”贺仙澄的声音极轻,仿佛害怕贺伯玉此刻仍能听
到一样,“今夜雨水充足,路面泥泞,他要带十多个女人离去,必定要用马车,
追着痕迹找过去,并不太难。但他办事极其小心,出手前一定会将周围探遍,依
我的主意,你可以在得手后等待半个时辰,再骑马追过去,用轻功接近,找到他
藏身行淫之处,伺机出手。最后,你要千万小心,他虽然剑仙之名在外,可真正
厉害的,其实是擒拿拳掌功夫。你的望月掌和广寒折桂手不到火候,和他的武功
相差甚远。一旦出手,绝不能有半点犹豫。”

  袁忠义沉吟道:“可当场杀了他的话,嫁祸柳钟隐的事,还能办成么?”

  贺仙澄淡淡道:“我都已说了他会采阴补阳的功夫,你又何必再在我这儿装
傻。真能解决了他,那嫁祸柳钟隐,反而十分容易。我连名节的代价,都不必付
了。”

  她看着袁忠义,缓缓拿开了他的手掌,道:“我该说的都已说了,不过想来
你也不会按我给的办法去做,你只是想听我做选择,对么?”

  “那倒未必。好主意,我还是会听的。”袁忠义起身道,“澄儿今夜辛苦,
就在这儿好好养养精神吧。等会儿好戏唱完,我还想看你拾掇你的师父师妹呢。
九霄心法,可就落在你身上了。”

  贺仙澄微微一笑,道:“我责无旁贷。”

  袁忠义俯身将她吻住,嘬住细嫩舌尖辗转品尝片刻,哈哈一笑,大步离开。

  此时小雨已停,浓云闭月,破落房屋之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他举起火把,轻轻跃到贺仙澄住处的屋顶,将枯枝干草寻个干燥处垫砖放下,
丢入云霞和藤花为他精心挑选的调配的药饼,引火点燃。

  刺鼻的烟气,缓缓飘扬开来。

  袁忠义展开身法,几个起落回到住处。

  贺伯玉目光炯炯立在门口,手扶剑柄,望着那远远火光,沉声道:“那便是
你的安排?”

  “我垫了石砖,烧不起来。只是借点烟气,引些东西过来罢了。”

  不多时,火头燃尽,仅剩下袅袅青烟还在随着清凉夜风缓缓飘散。

  大约一柱香功夫过去,被拴着的马匹们,忽然咴咴嘶鸣起来。

  袁忠义出去观望一眼,道:“贺兄,准备吧,咱们该出手了。”

  呛的一声,贺伯玉拔剑出鞘,也不见他如何出招,就听嗤嗤两声轻响,屋檐
上便掉下三条被齐齐斩成两段的毒蛇。

  知道他在出手威慑,袁忠义不以为意,赞道:“好俊的功夫。”

  贺伯玉微笑道:“雕虫小技。妹夫你也小心,毒虫可不是玩笑。”

  “贺兄放心。这些毒虫,正是咱们的帮手。”

  袁忠义飞身冲向贺仙澄住处,火把映照,眼见四周许多毒蛇、蜈蚣影影绰绰
蠕动而来,跳上屋顶高声叫道:“许真人!蛊宗来袭!大家快快起身!蛊宗来袭!
大家快快起身!”

  随着他的高声疾呼,本就和衣而卧的飞仙门众人纷纷点亮房中灯烛,取下墙
上兵器,匆匆点燃火把、灯笼,叽叽喳喳嚷嚷着出到门外。

  有年轻的弟子一眼望见蛇虫遍地,吓得尖叫一声花容失色,连蹦带跳跑来师
父师伯这边,大喊救命。

  转眼之间,十六人就已聚齐。

  许天蓉面带倦意,目光一扫,沉声道:“仙澄,香袖,你们还好么?”

  贺仙澄在屋里高声道:“师妹在护着我,外面出什么事了?”

  袁忠义抢着道:“想必是蛊宗报复,漫山遍野来了许多蛇虫!香袖和真人的
解毒丸分下去了么?”

  这一句提醒了飞仙门众弟子,被分到解毒丸的立刻都从怀里掏出,捏在手中。

  许天蓉自然也有一枚,但她略一犹豫,叫来了资历最浅最年轻的弟子,将药
丸递给了她,柔声道:“你拿着,舌下含服,这是袁少侠缴获的蛊宗解药,有这
个,便半个时辰都不怕毒虫。”

  那姑娘小脸煞白,急忙塞进嘴里。

  袁忠义在上面瞄了一眼人数,林香袖身上应该是留着一颗,剩下的那些,伪
装成解毒丸的五颗醉蛊,五颗迷心蛊,转眼就都被飞仙门的女人们服用下去。

  可没想到飞仙门上一代的长辈还颇有大家风范,分到的解毒丸一颗没留,全
都交给了小辈弟子。

  这下倒好,恰恰留下六个最难对付的。

  知道毒性一发便要撕破脸面,袁忠义不再犹豫,飞身跳到许天蓉身畔,高声
道:“贺兄!还不快过来帮忙!”

  他边说边往许天蓉身后走去。

  不料许天蓉不知是否警觉到什么,竟抽出长剑大步走向外围,沉声道:“你
们服下解毒丸,守在这里,师姐妹们,咱们出手!”

  袁忠义皱眉道:“真人,你们没有服药,这么多毒虫,岂不是十分危险?”

  田青芷不屑道:“我们飞仙门也是药石行家,何惧蛇虫!蛊宗要想报复,还
是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说话间其余四个上代门人也都拿起兵器,纷纷走向外围。

  贺伯玉一路斩杀,劈死不少蛇虫,大步流星赶来,朗声道:“诸位莫慌,我
仔细观察了,并不是什么厉害蛊虫,都是些寻常毒物,有火光便不敢近前,大家
找些柴火,守住这个院子。”

  这时,解毒丸外那层伪装已被含化,服了醉蛊的那五个弟子身子一软,便倒
了下去。剩下五个吃进迷心蛊,转眼间双目茫然,变得浑浑噩噩。

  听到有人倒下,田青芷、赵蜜齐齐转身,疑惑道:“你们怎么了?”

  袁忠义不再犹豫,飞身过来,落在她们两个中间,伸手便按向她俩肩头,道
:“莫动!落了毒虫!”

  那两女一震,动作都是一僵。

  许天蓉扭脸看来,忽然喝道:“小心!”

  可这一声小心适得其反,两女本来将信将疑,一听门主发话,反而不敢动弹。

  袁忠义眼中寒光一闪,陡然屈指成爪,施展广寒折桂手狠狠一拧,便卸脱了
田青芷和赵蜜的右肩关节,他跟着两掌劈下,掌力运足切在颈侧,只一招,就让
那两个内力不弱的女子闷哼一声,晕厥倒下。

  “袁忠义!”许天蓉怒喝一声,挥剑刺来,“你被贺仙澄蛊惑了么!”

  “明明是你们要嫁祸澄儿,还有脸反咬一口!”袁忠义也作出满面怒容,双
掌一推,将田青芷和赵蜜丢向许天蓉。

  邓拢翠本就睡得迷迷糊糊,奇变陡生,满脸诧异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不自觉
走到贺伯玉身边,道:“贺大侠,你、你倒是说句话呀……”

  “你们污蔑我妹妹,还想让我说话么?”贺伯玉冷冷说道,反手一掌便打在
邓拢翠胸前。

  他内力果然极为深厚,邓拢翠闷哼一声,口中血喷成雾,当下倒飞出去,重
重撞在墙上。

  李行霜与宋萝见势不妙,对视一眼,出招夹攻过来。

  这二人还没跟贺伯玉交上手,许天蓉就已一声闷哼,中了袁忠义当胸一掌。

  她只当袁忠义是受了贺仙澄迷惑,哪里会想到此人出手竟能这般恶毒,出手
一剑若不强收,便要将同门刺个对穿。

  而这一招强收,袁忠义却已如影随形,飞身而至,望月掌平平无奇,却让她
避无可避,胸乳一痛,真气散乱,恍若重锤砸来,当即倒在地上。

  袁忠义自然不会给她喘息之机,一脚踢在手腕踹飞了那把锋利宝剑,弯腰便
用许天蓉亲自传授的广寒折桂手将她四肢卸遍,最后提起一翻,面朝下按在泥里,
踏脚踩住。

  这边胜负已分,那边李行霜与宋萝也都败下阵来。

  贺伯玉剑法比起李少陵和杜太白略逊一筹,但那两个女人心慌意乱武功大打
折扣,加上本也不是什么一流高手,两招一过,便被刺伤手腕脚踝,委顿在地。

  他收剑回鞘,一脚一个踹晕过去,扫视一圈,看向那五个还站着的年轻弟子。

  那五人吃了迷心蛊,心智大乱,看着师门高手全部败阵,仍浑浑噩噩,一个
个喃喃道:“这是……怎么了呀……大家好好的……干什么……要动手呢?”

  袁忠义过去挨个打晕,跃上屋顶将冒烟的药饼一脚踢下到水坑里,这才下来
去房中抱出林香袖,随便扔在一个师妹身上,看向贺伯玉,笑道:“成了。”

  贺伯玉捡起一根火把,呼呼吹旺,踱步检查一番,道:“你只要三个?”

  袁忠义点头道:“我不贪多,只要三个。”

  贺伯玉微微一笑,道:“你不必担心仙澄吃醋,我这妹妹冷静大气,不会在
正事上为难你。我听说你先前将包含蕊折腾到阴亏虚脱,当真不多要几个,好尽
兴么?”

  袁忠义摇头道:“我帮澄儿出了气,将来到飞仙门中,还会缺年轻漂亮的小
姑娘么?今晚我还要好好炮制这三个娘们,可没空要那么多。剩下的,就全交给
贺兄处理吧。”

  “这几个半老徐娘姿色其实不错,”贺伯玉仍道,“在我看来,比没出嫁的
俩人更有味道。咱们要伪装成柳钟隐所做,我一个人应付这么多,怕是有些力不
从心啊。”

  袁忠义皱眉道:“那贺兄的意思是?”

  “你当真不再挑选几个?”

  袁忠义略一思忖,笑道:“那好,贺兄,你看我是从年纪大的里挑呢?还是
年纪小的?”

  贺伯玉笑道:“为兄喜欢有点岁数的,不如……你将田青芷也给我,许天蓉
和林香袖留给你出气。你从剩下小姑娘里随便点几个顺眼的留下,帮我一起伪装
成柳钟隐先奸后杀,如何?”

  果然,为了采阴补阳,他终究想要内力更深厚的。

  若不是不愿暴露本事,恐怕许天蓉他也会想个由头要走。

  袁忠义顺水推舟,点头道:“既然如此……干脆,冤有头,债有主,我只留
下林香袖这个小婊子,为澄儿出气。许天蓉和田青芷,我都给你。”

  贺伯玉眼中喜色一闪,笑道:“那就多谢妹夫了。”

  “自家人,何必客气。”袁忠义过去弯下腰,扯开一个年轻女弟子的裙裤,
便分开腿用指头掏进牝户,摸了几下,抽出一嗅,再到下一个那边检查,“实不
相瞒,我也有些特别的癖好,我就从这些小年轻里挑两个,算是跟贺兄对换,如
何?”

  贺伯玉笑道:“这可是让我占了大便宜啊。”

  “哎,各有所好,各有所好嘛。”袁忠义在所有年轻女弟子胯下抠摸一番,
捡出两个,跟着林香袖一起扔进贺仙澄住处堂屋,出来道,“贺兄准备在哪里办
事?”

  贺伯玉故作羞赧,摆手道:“不是什么光彩事,我还是套上马车,寻一处远
些的地方吧。正好,也不打扰你跟仙澄出气。”

  “好,那我来帮你搬人。”

  贺伯玉过去套来马车,外面毒虫都已散去,马儿也不再惊吓嘶鸣,静静等着
他们将十四个女子叠放成堆,沉甸甸压满两车,这才前后串着,由贺伯玉挥鞭呵
斥,举着火把往远处去了。

  袁忠义对着那远去火光冷笑一声,转身进屋。

  他知道贺伯玉还会回来的,而且,必定就在片刻之后。

  此人办事既然一贯小心谨慎,就绝不会如此放心离开,不让他回来看到自己
已经干得热火朝天,他必定起疑。袁忠义也不客气,将林香袖这个小美人扔到贺
仙澄床上留着,把两个醉蛊弄晕的少女在堂屋大桌子上并排摆开,转眼扒个精光,
用湿布把腿上占了泥灰处擦净,笑吟吟抚摸把玩起来。

  醉蛊制住的女人如同喝酒过量,并不算是昏死,身体的反应虽说迟钝一些,
但终究还有。他先挑了一个阴户肥美隆起的,用小刀慢悠悠剃光耻毛,又揉又舔,
将那处子嫩牝弄得湿漉漉黏乎乎,这才往桌边一拖,挺着硕大龟头缓缓插入,畅
快吁了口气,抱着两条粉嫩嫩的腿儿,摇晃奸淫。

  他运足十分《不仁经》,一边将屄芯日得落红与春水齐流,一边凝神细听着
屋顶和窗棂的动静。

  看到他正在裸身猛奸,再怎么谨慎惯了的人,也会稍微大意一点。

  他有信心捕捉到贺伯玉返回的动静,只要有那么一点点,便已足够。

  果然,不多时,窗棂缝隙那边的风声忽然小了几分,应是被什么东西挡住。

  贺伯玉折回来了。

  袁忠义微微一笑,凝神戒备后方,背对着那窗户将少女双足提起打开,大口
喘息着奋力猛干,肏得啪啪作响,姑娘圆滚滚的臀肉都被他大腿打红。

  醉蛊效力只是令人酩酊如泥,并未全无意识,如此粗暴奸淫,下阴嫩牝近乎
撕裂,少女呜咽一声,颤抖醒来。

  但那双秀目还未睁开,袁忠义就将她抱起一翻,面朝下按在桌边,抬起一条
赤裸粉腿架在桌上,对着敞开股间又是一顿猛日。

  “呜呜……”那少女双手缓缓抓住桌面另一边,想要借力逃脱,可两条胳膊
软如湿泥,不过是让裸背缓缓扭动,徒劳增添几分妖艳春光罢了。

  袁忠义本就耐力过人,此刻又分心听着后面动静,纵然处子蜜径将他裹得分
外舒畅,依然久战不泄,硬是将这初经人事的少女奸到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竟
好似被肏发了性。

  她在桌上咿咿啊啊叫唤着,屋内屏风后贺仙澄的气息,也跟着粗浊急促了几
分,想来是杨花蛊嗅到淫蜜味道,开始发威了吧。

  光听风声,贺伯玉仍在外窥探。

  袁忠义暗暗自忖,莫非是风声鹤唳错判了?

  可眼下也无法转身验证,他略一沉吟,抽出水淋淋的鸡巴,淫笑着在少女屁
股上拍了几掌,灌些真气进去,助她清醒几分,接着将她翻回正面俯身抱起,仅
剩臀尖架在桌边,托住汗津津的滑腻脊背,换做温柔律动。

  那姑娘张开迷蒙双目,喃喃道:“姐夫……为何……为何是你?”

  袁忠义懒得理她,抬手将她下巴一捏,望着她的眸子,稍稍一扭,从目中反
光瞥见窗缝外果然有抹影子驻足,这才放下心来,握住她小巧乳房,继续蹂躏已
经一塌糊涂的娇嫩牝户。

  既然不走,索性让他看到底。

  他压住花心扭臀磨弄,趁着少女婉转娇啼,蕊心抽动,将精关放松,一腔热
浆,尽数灌入。

  嫩膣狭窄,内里也并不很深,粗大阳物埋在里面撑得满满当当,浓精一喷,
便连着残血余汁一起挤出,从红肿花瓣中汩汩流下,暮染雪谷。

  袁忠义趴在少女赤裸玉体上喘息片刻,抽身而出,望着那泪眼盈盈醉容,伸
手抚摸几下乳尖,忽然一掌拍下,将那绵软肉丘下的胸骨尽数震断。

  那年轻弟子闷哼一声,娇躯一弹,口中吐出一片猩红,胯下都被内力震动,
喷出一片残精,眼见尿眼洞开,淅沥沥流下大片,雪白的腿儿一抽一抽,气息便
有进无出,成了一具娇美艳尸。

  袁忠义放声大笑,取来烛台,凑近照着红肿牝户悠然观赏。

  至此,他终于听到窗外风声转强,贺伯玉,想来是已经放心走了。

  袁忠义的确没兴趣按照贺仙澄的主意行动。

  打着火把大半夜追车辙,风险并不算低。

  这两辆车只有贺伯玉一个车夫,当即盯梢跟上,反倒是更稳妥的法子。

  至于出手的机会,他方才装模作样检验女子下体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暗桩。

  素娜当初险些要了他的命,这种陷阱,他不信贺伯玉天生就知道怎么防。

  把女尸丢到地上,因为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袁忠义把剩下那个年轻弟子也丢
进屏风里面,让满面红潮的贺仙澄照看。

  贺仙澄微感讶异,轻声道:“你这会儿便要去追?”

  袁忠义笑着将手伸进被中,在她胯下一抠,摸出一片细滑蜜汁。他放入口中
一吮,道:“那,难不成澄儿还想和我春风一度?”

  贺仙澄蹙眉道:“你已有了办法不成?”

  “这便不必你费心了,你看好这两个。我为你出气,总要把许天蓉带回来才
行。九霄心法还得落在门主身上呢。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贺仙澄目光闪动,轻声道:“我若等不到呢?”

  “那你就编好说法,等贺伯玉过来,跟他说是被我强迫,继续当他的狗腿吧。”

  她微微一笑,神情颇有几分落寞,道:“他不会再信我,所以,你若回不来,
我也只有死。死前,兴许还会受逆伦背道的奇耻大辱。智信,其他时候我有几分
真心,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次,我是由衷盼着你能回来的。跟着你,起码我
还能多活几日。”

  “好,那我便好好回来,让你受我的奇耻大辱。”

  她抬眼一望,眼波娇媚,轻声道:“哪里哪里,你功夫了得,我还是很快活
的。”

  事不宜迟,袁忠义匆匆作别,展开轻功往马车方向追去。

  道路泥泞起伏,马车声响叽叽嘎嘎连绵不绝,他远远望见照明火把,便快步
接近,专寻着坚硬石头或是矮树枝丫,就这么直愣愣跟了过去。

  他猜贺伯玉不会离开太远,毕竟采阴补阳也要时间,十四个女子中有六名内
功深厚的妇人,与其远远去找安全地方,不如趁着夜色未明,尽快将事情办成,
好在天亮之后及时布置现场。

  他猜中了。

  贺伯玉行事的确谨慎。

  他将两辆马车赶出村子之后,竟然不惜劳心劳力,双手各提一个俘虏,施展
轻功来来回回跑了七趟,硬是将十四个飞仙门女子都带回到了之前他们两人的住
处。

  若是袁忠义等上半个时辰再追,看到空空如也的马车,便要赌一赌方向了。

  十四个大活人,即便都是身体轻盈的女子,也要消耗不少真气,他心中暗暗
得意,觉得运气果然不错,从远处绕了一个圈子,先回到了贺仙澄那儿。

  贺伯玉既然不惜代价将人带了回来,恐怕真办事之前,还要检查检查袁忠义
这边的情况。

  表演的材料恰好还有一个,袁忠义进门便将衣物脱光,拿来那个女弟子摆好,
贴在门边暗处小心凝望着贺伯玉的方向。

  不多时,见到有人影在屋檐上一闪。他马上一个箭步回到那姑娘身边,抬起
腿往里一插,俯身吻住她发凉的小嘴,双手按着她的胳膊,做出已经射了,正在
享受余韵的姿态。

  听得风声来了又去,袁忠义冷笑起身,指尖沾了沾匆匆破掉的处女落红,放
入唇中吮一口淡淡腥咸,迅速穿上衣裤,推窗跃出。

  他知道贺伯玉功力深厚,便不去接近,只是静静等着。

  如果贺伯玉吃菜喜欢将好的留在最后,那他便不需要等太久。如若不然,那
就得等六个上一代高手都被他采补完毕,才能得到动手良机。

  因为袁忠义在他验过的那些年轻女弟子阴户之中,全部放上了逆气蛊。

  毒虫个大,容易被察觉,且他身上并没什么合适用在牝户之中的。逆气蛊虽
说没有毒性,但嗜好内功深厚的目标,身形细小,一口叮上,咬得十分结实,在
龟头那种位置,一时半会儿绝摘不掉。

  至于效果,虽说会让人功力略有提升,但阴阳逆转,许多趁手的武学,威力
便要大打折扣。

  袁忠义静静等待,暗忖,若是连大耗真力,阴阳逆转的贺伯玉都拿不下来,
他今后也没什么机会武林称雄,不如寻个安逸地方,带着藤花、云霞炼蛊养老的
好。

  一阵凉风吹来,那边屋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袁忠义眼前一亮,提气飞身而去,怒喝道:“淫贼柳钟隐!哪里走!”

  俗话说做贼心虚,不管小贼大贼,骤然被喝破名号,不可能没有半点慌乱。

  而下阴要害骤然被咬,还是阴穴中的毒虫,贺伯玉为人谨慎,必定要运气去
封闭血脉,免得毒性蔓延。

  这便是对他出手的千载难逢之机!

  屋内没有灯烛,仅摆着一颗夜明珠,权作照亮。

  贺伯玉站在一个双腿分开的晕厥少女身边,神情终于不再镇定。

  袁忠义破门而入,前踏两步,凝力在掌,向着贺伯玉当胸打去,中宫直入!

  贺伯玉此刻担心中毒,又被揭破身份,必定要力求将来人速杀,八成会仗着
自身内息浑厚,正面对掌硬碰硬较力。

  而这正是袁忠义要的结果。

  天下阴寒武学,以《不仁经》为王。

  贺伯玉一身内力由阳转阴,与采阴补阳的心法必然不合,这一击,便要让他
追悔莫及。

  嘭!

  如击败革一声闷响,两人均使出毕生功力的掌势,便正面撞在了一起!
發表於 2020-1-18 19:52: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說一句先看看,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20: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26: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西吧又断了,等上三天才能凑齐一盆好菜。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一盆能吃一阵~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41: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啊,断在这里好难受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不久就又见面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45:24 | 顯示全部樓層
贺伯玉看来人要没了,忠义心机真的重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主角光环点满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46: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过瘾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再多没有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0:51:04 | 顯示全部樓層
这章剧情有点弯弯绕绕,连肉戏都没顾得上仔细看……
话说林香袖有什么特殊身份吗?总感觉这个女人不一般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倒霉蛋一个……跟贺仙澄作对的二代而已。.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1:10:0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觉林香袖应该身怀名器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名器出场率没有那么高的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1:21:52 | 顯示全部樓層
贺伯玉那一声八成也是装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不会。逼里有毒还是想不到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1:21: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上次隐约看到说柳到最后也没有服狗子,当时以为这两个也是互相利用(传统采阴补阳和非典型采阴补阳,谁都干不掉谁)。但是今天看到这,除非柳有保命绝学异峰突起,狗子如此大的优势很难失败吧。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是说贺仙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2:25:57 | 顯示全部樓層
至强的不仁经经过逆气蛊的转化是否能转成至阳,还能更胜一筹,忠义练上几门至阳功夫岂不无敌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那的确是一个手段,但练起来很痛苦…….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2:29:50 | 顯示全部樓層
aiolia3308 發表於 2020-1-18 21:21
上次隐约看到说柳到最后也没有服狗子,当时以为这两个也是互相利用(传统采阴补阳和非典型采阴补阳,谁都干 ...

你这阅读能力堪忧,说的是贺鲜橙到最后都没完全归顺狗子,怎么成了柳钟隐了,不过想来,大舅哥不会这么一下就挂了吧,估计是身负重伤遁走的可能性大些。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狗子不会放虎归山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2: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狗子偷袭,焉知不是正中贺伯玉下怀?这一对掌,双方终于撕开面具,要致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贺伯玉可没这个心理准备啊…….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2:57: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舅哥估计命陨于此了,这种危险人物不可能长留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四剑仙都是配角命~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3:15:56 | 顯示全部樓層
徐天蓉为何只是袁贼的一合之敌?其中一定有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被师姐妹砸了啊……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3:25:27 | 顯示全部樓層
四大剑仙 就只剩一个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个还能多活一阵,因为没在这边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3:28:35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数虽多,可惜不是浑浑噩噩就是逼奸。还要过好久才能实现狗子说一句舔,就全身从腋下,菊花到脚趾都被带着乳玲和项圈的仙女,侠女,圣女,魔女,妖女,母女的舌头包围的神仙日子~~当然比起直接开挂通关,一点点崛起更有趣 最好写成有生之年系列~~

精品文里真正1男多女写得精彩的其实也不多,母女都成母狗的也很少。脚底踩着有武林艳名的妈妈的脸,脚面同时有女儿舔吻着多刺激呀~还有什么双头龙母女比赛高潮~女儿和狗子前后双插妈妈,妈妈和狗子双插女儿~妈妈和女儿互相对着放尿给狗子欣赏~

在不仁经的副作用下狗子最终一定会做到他想嘘嘘时,会有好几个仙女圣女同时跪下张开嘴,争抢尿她们嘴里的机会。他的嘘嘘会变成母狗群里真的圣水。

把白天武林中高不可攀的女性们变成晚上努力犯贱发骚的母狗才符合狗子的设定。左脚是正派仙女圣女联嘴共舔。右脚是邪派妖女魔女一起细品。表现好的让她们爽得喷尿,表现不好的直接自抽耳光。

提前祝雪大新年快乐~~~慢慢实现我们的至高淫梦~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0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0 这个需要回复你一下~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1-18 23:50:47 | 顯示全部樓層
都是城府高深的人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浅的在地上躺着呢……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20-1-19 00:00:28 | 顯示全部樓層
cjsc 發表於 2020-1-18 23:28
人数虽多,可惜不是浑浑噩噩就是逼奸。还要过好久才能实现狗子说一句舔,就全身从腋下,菊花到脚趾都被带着 ...

狗子这种人,很难出现你设想的那种场面。

他决定搞成女奴的,没什么机会再去当圣女侠女魔女妖女,此后就只是女奴而已。

放这种知道他真面目的女人白天出去装样子继续高不可攀,不是他做得出来的事情。

这种风险完全没有价值。

为了安全,他只会让那个女人从武林销声匿迹从此踪影全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2-21 16: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